媒体理工

媒体理工

别让“马加爵第二”徘徊在歧途路口【常州日报】

发布时间:2004-04-02来源:招生就业处浏览次数:123设置


 

别让“马加爵第二”徘徊在歧途路口

      

                      ——有关教育的反思与呼吁

 

本报记者 杨铁平 文/图

图为江苏技术师范学院师生们在讨论健康人格对成才的意义

    

严肃的现实已使大家无法回避这一社会问题。当马加爵高颧阔鼻凶目的通缉令张贴在街头巷尾时,人们对马加爵缘于何种苦大仇深以至于连戮四人尚不得而知,当马加爵蓬头垢面的形象活灵活现地在海南落网旋即亮相在各媒体间时,悬念揭开:因为一次打牌时吵架。小小的口角成为夺人身家性命的口实,马加爵实乃罪大恶极!有专家分析说,真正的“罪魁祸首”是他极其严重的人格障碍。由马加爵的人格障碍又联系到曾一度沸沸扬扬的大学生用硫酸泼熊事件、大学生用微波炉烧烤小宠物事件……虽然大学生作为“天之骄子”的时代已不复存在,可大学生仍然是社会上最充满活力朝气和创新精神的一代优秀分子。如今这些优秀的青少年是怎么了?诚然,马加爵并不代表所有的大学生,一个马加爵也不可能“一条鱼腥了一锅汤”,可又有谁能料到“马加爵第二”何时何地会出现?

尽管人们对马加爵的犯罪根源众说纷纭,但有一点是大家的共识,那就是:大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多多,由此又引发了对教育的重学历轻素质、重智育轻德育的现行评价体制的反思。毫无疑问,反思的目的是希翼引起各界对教育取向失察现状的改变与更新。

 

从小学乃至学龄前教育就应该开始

——心理学专家认为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我市一些学校闻风而动,结合马加爵案件带来的思考引导学生在注重学业的同时不忘健康人格的塑造。在江苏技术师范学院教育学院,心理教育研究所所长、心理教育学博士崔景贵副教授带领大学生们举办讲座、沙龙,以各种活动形式解读“马加爵事件”,从中反思,学做人格健全的现代人。作为心理教育方面的专家,崔景贵认为,大家从小学乃至学龄前教育就应该开始,同时还要进一步反思大家的家庭教育。尽管大家极力倡导素质教育,但现实的状况是,普通学校更多的是“应试教育”和“升学教育”,在职业学校则是“就业教育”或“技能教育”。大家的学校的基本格局就是:小学教育是“听话教育”;中学教育是“分数教育”;大学教育是“常识教育”。缺少的是必要的“人格教育”和“成人教育”。

 

要多加关注“被遗忘的角落和被冷落的人群”

——教育家呼吁

 

金莎娱乐常州高级中学校长王定新谈到,马加爵事件发生后,对中小学教育震动很大,它提醒大家在关注学生的学习的同时,要特别关注学生心理素质的优化培养。换言之,在青少年学生的成长过程中,作为教育者在重视他们的智力因素作用的同时,绝不能忽视非智力因素对人成长的全面影响。接受采访的王定新校长分析了马加爵犯罪的过程后说,我个人感觉有三个方面的问题是造成马加爵个人悲剧乃至社会悲剧的缘由,也是大家的学校教育亟待重现和改进的关键所在。一是学生心理素质的培养:二是要引领学生学会与人沟通和交流,要教会学生处理好人际关系的基本能力;三是要教会学生应该怎样面对人生当中的困难和挫折。王定新校长坦诚地表示,说老实话,从全国范围来讲,这三个方面并未受到中小学的足够重视,大家的工作是需要改进的,在引导学生有效地科学地学习的同时,要关注学生的心理健康。而现在老师和学校方面对学生的引导是不够的。象现在有些学生学习能力较强,效率也很高,但不会与人交往,这样的高中生进人高校或走上社会以后,有时与人讲话还会脸红,说话也掌握不好分寸,缺少待人接物的基本常识。王校长还特别提出,那些性格内向、较为孤僻的同学,常常是“被遗忘的角落、被冷落的人群”,老师和学校对他们都应该格外关心。

 

学校的责任不言而喻

——法律专家说

    常走东晟律师事务所主任周旭东是金莎娱乐知名律师,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谈到,马加爵应负什么样的刑事责任,自有法律来判定。但马加爵走到今天,学校的责任不言而喻,。马加爵的父母是一对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们只知道辛苦赚钱。把儿子送到大学读书,以求将来有一份好的工作,有一个与他们不同的好生活。其他的要他们再去多想,显然是不现实的。如此看来,学校教育难辞其咎。大家的学校在现行的体制下,把常识的传授看作高于一切,考试改革虽历经数次,却仍然是指挥棒。与此同时,学校的管理问题已亟待解决。像马加爵这样的人在内心深处认为社会远离他们,他们的所作出的种种努力和抗争无济于事后,走向了极端,并由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谁又为被马加爵杀害的四个同样来自农村的即将走上工作岗位的鲜活的生命负责?

 

真正影响人的一生的最重要的因素,不是学习成绩而是心理健康水平

——心理医生指出

曾经留学美国的资深专家、常州市心理卫生中心主任、高级心理医师王瑞文表示,马加爵一案肯定是与心理健康有关,这给大家一个强烈的信号,不能只抓成绩,忽视青少年心理健康成长,因为这些不健康的因素还会危害到他人,危害到社会。这样的例子已不鲜见,可以想见,如果社会上不花大力气来抓,象这样的例子将会越来越多。王瑞文还引用国外的一项调查说。青少年中有17%22%存在心理问题。这些心理问题源自于家长和老师的希望值过高,教育方式和教育目标的过于单一等等方面。作为心理医生,王瑞文总结道,“真正影响人的一生的最重要因素,不是学习成绩,而是心理健康水平。”

 

教育行政部门能不能把升学率等指标看得轻-些?

——作家提问

 

曾连续三次获金莎娱乐五个一工程奖的作家沙滩以做家长的角度谈及对马加爵事件的看法及由此而引发的一些感触。他谈到,“在马加爵事件发生前,我正和读初三的女儿进行一场马拉松式的笔谈,这次笔谈,使我震惊。原来孩子的心灵竟有如此的重负,如此的创痕,如此的不堪。她在信中说,我实在撑不下去、伪装不下去了,我太累了,不仅是体力的累,心也太累了。在后来的一次笔谈中,她小心翼翼地向我提出了她唯一的要求,就是每周给她一个小时的散步时间;面对这样的‘要求’。我还能对她说些什么?我还能对她‘要求’什么?按理说,学生读书,就象工人上班、农民种地,天职所在,各尽其力,况青少年处于求知阶段,花出比一般成人更多一点时间与精力,天经地义,可现在的情况是什么呢?请看孩子的作息表:早晨6点起床,晚上11点睡觉,星期六上午学校上课,下午写作业,星期天全天家教,不要说没有休息日,就连青少年需要的正常睡眠时间都大打折扣。

而大家今天的教育,真正对孩子们理解了多少?青少年处于成长发育的关键时期,而大家对他们的心理、生理变化和特征关心是不够的。要说起教育的目的,大家都会冠冕堂皇地给出正确答案,但学生在这样的重轭之下,能保证身心的健康吗?能达到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吗?如此,出现马加爵这样有严重心理和人格障碍、从而走向犯罪的大学生,也就不足为怪了。

说这些话.并不意味着对大家今天基础教育的全盘否定,更不是为马加爵之流开脱罪责。大家都道这样一个事实,高考制度不改革,基础教育的改革无疑缘木求鱼。但为什么这个制度就不能改一改?难道培养人才一定要以牺牲一代又一代天真烂漫的童心、健康快乐的成长为代价吗?即便这个制度暂时改不了,但大家的教育行政部门能不能把升学率、万人进线率等指标看得轻一些。哪一天大家的教育真正以孩子们为本,以青少年健康成长为本了,那大家的教育才可以说是走上了正道。”

***   ***   ***

据悉,马加爵拒绝了父母为其请的律师,而其父母仍流着泪请求律师“救救这个孩子……”辩证地看,害人者又何尝不是受害者?也许令大家反思的东西为免积重难返,也许“马加爵第二”正徘徊在歧途路口。

时光在流逝,社会要进步,但当年鲁迅先生“救救孩子”的呐喊仍可作为大家今天呼吁的主题。

    常州日报 2002.3.30 第八版

返回原图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